Teng
0

Teng

2020年对我们来说是刻骨难忘的一年,除了艰难的抗击疫情外也是公司推出心率血氧二合一芯片的重要时刻。

疫情刚刚有所缓解时候,我们收到了第9代芯片的MPW测试版。作为vcare第2颗全自研的光学心率IC芯片,我们对其报以了很高的期望,当芯片的每一个功能的正常验证通过时,意味着我们距离成品芯片越来越近了。历经半个月的紧张验证,芯片终于能够按时进入了量产阶段。

3个月后拿到了第一颗封装好的心率血氧二合一芯片,我们在成都紧锣密鼓的开始了对芯片整体功能的联调测试。那段时间常常需要加班到凌晨,但在各组小伙伴的高效配合下,测试顺利通过,达到了将芯片推向市场的要求,瞬间觉得所有的累和苦都是充满意义的,都是值得的。

向市场推出心率血氧二合一芯片并没有让我们进入放松阶段,反而是迎来了“战时”准备阶段。在那段时间,每天考虑的都是芯片能否通过客户一系列复杂的测试考验,能否按预想工作发挥出最佳水平……

每一次攻坚克难,都会感到莫名的满足感及成就感,非常感谢团队每一位伙伴的帮助与支持、对我在芯片复杂应用欠缺考虑时的理解与包容。


2020年对我们来说是刻骨难忘的一年,除了艰难的抗击疫情外也是公司推出心率血氧二合一芯片的重要时刻。

疫情刚刚有所缓解时候,我们收到了第9代芯片的MPW测试版。作为vcare第2颗全自研的光学心率IC芯片,我们对其报以了很高的期望,当芯片的每一个功能的正常验证通过时,意味着我们距离成品芯片越来越近了。历经半个月的紧张验证,芯片终于能够按时进入了量产阶段。

3个月后拿到了第一颗封装好的心率血氧二合一芯片,我们在成都紧锣密鼓的开始了对芯片整体功能的联调测试。那段时间常常需要加班到凌晨,但在各组小伙伴的高效配合下,测试顺利通过,达到了将芯片推向市场的要求,瞬间觉得所有的累和苦都是充满意义的,都是值得的。

向市场推出心率血氧二合一芯片并没有让我们进入放松阶段,反而是迎来了“战时”准备阶段。在那段时间,每天考虑的都是芯片能否通过客户一系列复杂的测试考验,能否按预想工作发挥出最佳水平……

每一次攻坚克难,都会感到莫名的满足感及成就感,非常感谢团队每一位伙伴的帮助与支持、对我在芯片复杂应用欠缺考虑时的理解与包容。